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疑冢风情-片人与拘牲交

疑冢风情-片人与拘牲交
片人与拘牲交出声。

可是,庄千手看着那巍巍头抖的乳峰,心中早已麻醉不已,他怎舍得这两块大肥肉呢?

“不行,血虽然已变红色,但仍要多吸数口,以策安全,消除潜伏的毒素。”

他信口雌黄,一边又伏下头来,贪婪地吸着,吐掉,吸着,吐掉

突然,庄千手惊奇地发现,他吐出来的东西竟然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的!

“这是甚东西?”

这是这是”绝色女子羞得一脸通红。低声说是︰“那是我的奶汁!”

庄千手看见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顿时增强了十倍,他不头一切地又含住了乳头,疯狂地吮吸着

“庄相公,不用了,连奶汁都吸出来了,不用再吸了!”

绝色女子慌忙叫着,可是庄千手却不理她,低着头,像喫奶的婴儿地贪婪地吸着

吸着,吸着,他感到口中那含的东西有了变化了!

原来她含住的乳头变硬了、变大了

绝色女子的呼吸也更粗了,她的胸脯一起一伏,急剧地起伏着

庄千手是情场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这种变化代表着甚,他除了继续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动着

“唔唔”绝色女子扭动腰肢,从鼻孔中喷出来的热气直扑到庄千手的脸上

庄千手全身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他的十指疯狂地在双峰上纵情地捏着

他伸出舌尖,轻轻而快速地在乳头上揉拨着

“啊!舒舒服死了”绝色女子从牙缝中哼出了的呻吟

这呻吟表示着她并不拒绝!

庄千手立刻将两手绕到她的背后,紧紧地揽住她,然后把自己的嘴唇贴在她的樱桃小口上

“啊”绝色女子低低叫了一声,便热情地和他接吻

四唇相接,久久不放,两个人都如癡如醉,庄千手衹觉得全身都快溶化了

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缓缓倒了下去

女性的肉体传来的阵阵95气,直朴入庄千手的鼻孔中,彷佛是迷魂药似地,令他飘飘欲仙

女子的双手在他全身抚模着,又好像一个高明的按摩师,摸得他筋骨松弛傥麻

“啊!舒服啊”

现在,连庄千手也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掉在地上的火把渐渐熄灭了。

黑暗中,两个人却仍在翻滚,而在翻滚中,他们的衣裳不知不觉松开了,脱落了

一个光滑的肉体偎入庄千手的怀中

二只女性的手悄悄在庄千手的身体上游走,一直住下,住下,突然握住了他随身所带的笛子

十只纤纤的手指握住笛子,樱口微含,灵活地吹奏起来

“啊来乐死了小娘子你太会吹了你音乐高手哦我全身都麻了”

庄千手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反正在这坟墓之中,不怕别人听到。

绝色女子用口含住笛子,潇洒地演奏,十指轻撚慢撚,在笛身快速游动

舌尖轻挑,双唇狂吸,极尽挑逗之能事,庄千手衹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个湿淋淋的山泉洞口,洞口的花花草草也早已被水打湿了

他的手指也伸入洞中,作一番探险

“嗯不行”绝色女子嚷叫着︰“不能用手指痒死我了好相公快”

“小娘子你也吹得我好麻来好娘子”

“不要叫我小娘子,叫我小婊子”

“小婊子!小浪妇哥哥爱死你了!”

“好哥哥,光说没用,快上来,让你的笛子在我的山洞中演奏一曲吧!”

山洞风光无限,笛子演奏美妙,在古墓中,演出了一场蕩人魂魄的好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的嗓子都叫哑了,两个人的水都流乾了两人仍然紧紧抱在一起,缓缓喘息着

庄千手深情地抚摸着她的面庞︰“你叫甚名字?”

“奴家小名叫蓉儿。”

“蓉儿?好美的名字,你就住在这一带吗?”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我天天都看见你。”

“我家隔壁,我怎会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但是一定认识我丈夫。”

“尊夫是谁?”

“我丈夫就是曹操!”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疑冢风情》(二)

“我丈夫就是曹操!”

轻轻一句话,尤如晴天霹雳,唬得庄千手三魂不见了七魄!曹操距他那个年代大约一千年,这个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岂不是

“没错,我不是人,我是鬼!”蓉儿嘻嘻笑着,她的笑声在空旷的墓道之中回蕩

庄千手不由得尖叫一声,用力推开了她,转身想逃。

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庄千手一头撞在石头上,惨叫一声,整个人倒了下来。

黑暗中,一只女人的手轻轻扶着他起来。

“不要踫我!离我远一点!”庄千手浑身发抖,连声音都在发抖,火把熄灭了,他跟本找不到来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这巨大的坟墓根本不可能,看来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女鬼手中了。

庄千手吓得哭了出来,他虽然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毕竟衹有二十七、八岁,到了死亡的关头,自然吓破了胆。

“庄相公,不要害怕。”黑暗中,蓉儿的声音仍然那温柔︰“我虽然是鬼,却不会害人。”

“谁说的?鬼都是害人的,要找替身的”

“我如果要害你,刚才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你说是不是?”

庄千手一边喘息着,反正今天是逃不出这女鬼的指的掌了,他无可奈何地反问︰

“你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蓉儿一笑︰“刚才我们那样,你觉得快活吗?”

刚才,庄千手情不自禁回想那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的一幕,尚在令他销魂蚀骨,回味无穷

“相公,你说,刚才我那种样子,难道像是有心害你的样子吗?”

光滑的皮肤,淫蕩的呼呻,热情的亲吻,这一切都不像是假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庄千手的心情稍为轻松了。

“那,你把我诱骗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甚?”

庄千手心中还是很担心︰如果踫到一个女色鬼,把他关在这坟墓里面,日夜宣淫,那他也是难逃一死。

“我是曹操的妃子,堂堂的王妃,身份何等高贵,你影院看大片人怎把我想像成淫妇呢?”

原来这个蓉儿似乎能看到庄千手的思想,知道他在担心甚,庄千手不由地暗暗称奇了!

“相公,你放心啦,我把你引到这里来,目的正是要你大发横财!”

“大发横财?”庄千手一时糊涂了。

“对啊!你不是一直想挖曹操的坟墓吗?这里就是他真正的坟墓!”

“曹操真正的坟墓?”庄千手又惊又喜,祖祖辈辈都想挖,祖祖辈辈都被七十二疑冢搞得晕头转向,想不到今天

“对啊!她是曹操的妃子,当然知道曹操葬在哪里!太好了!”庄千手欣喜若狂。

“走吧!”蓉儿牵着庄千手的衣袖,沿着墓道向前走去,火把已经熄灭了,一片漆黑。

“不要紧,我有火石。”庄千手伸手摸到他的工具袋,找出了火石火绳,想重新点燃火把。

“在我的地头,还用得着火吗?”蓉儿话音未落,衹见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现了无数的萤火虫,密密麻麻,彙成一片星光璨烂的海洋,把整个墓道照耀得光彩夺目,有如白昼,庄千手一时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门,蓉儿伸手正要去推,庄千手立刻伸手拦住她︰“小心机关,你忘了刚才怎受伤的吗?”

“刚才?”蓉儿笑得花枝乱颤︰“你也不想一想,我既然是鬼,没有实质的肉体,又怎会受伤呢?”

庄千手不由一愕︰“那你刚才不是伤得很严重吗?你还叫我救你吗?”

“傻瓜,我刚才要不是假装受伤,你会和我?”她羞得满面通红,说不下去!

“哦!原来你在用美人计?”

“不是美人计,而是淫人计!”蓉儿笑得依偎在庄千手的怀中,95味朴鼻,软玉满怀,庄千手不由一阵心蕩,忘记了她是个鬼,双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脸上一吻

白玉大门打开了,迎面的是一座宽敞的大厅,大厅中陈列着无数的珍珠、翡翠、钻石、宝玉、金器,庄千手整个人都傻了。

“天啊!这多的奇珍异宝,衹要随便拣一件,我就成了百万富翁了!”

“不衹拣一件,这些珠宝全是你的了!”

“全部是我的了?”庄千手兴奋得发抖︰“那我简直比皇帝还富有了!”

庄千手大叫着,跳到一张铺满翡翠的大床上打滚,手舞足蹈,简直像个小孩。

蓉儿见他如此开心,不由好笑。

庄千手打滚了一阵,又停手,望着蓉儿︰“我还是不明白,这巨大的财富,为甚你要送给我呢?我长得也不英俊,又是个盗墓人,身份下贱得很”

“我找你,就因为你是盗墓人。你还记得我刚刚找到你的时侯,说过甚话吗?”

“记得啊,你说你丈夫坟墓里藏着一颗夜明珠,想请我把它盗出来”

“你说得不错,其实这颗夜明珠乃如来佛的一颗念珠,如果得到这颗夜明珠,凡人吞喫可以长生不老,鬼魂喫了可以还阳成人!”

“还阳成人?”庄千手喫惊︰“如果你喫了夜明珠,就可以变成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对,到时候我就可以跟相公双凄双宿,我们还有无数的财富,那幸福的日子”

“天啊!那我们还等甚呢?”庄千手大叫︰“那颗夜明珠藏在哪里?”

“就在这大床下面。”

庄千手拨开大床上的翡翠,果然发现一扇天窗般的小门。

“蓉儿,你不是有办法吗?赶快把它打开。”

蓉儿摇摇头︰“这下面就是曹操的真正墓穴,衹有他一个人葬在里面,当年我衹是陪葬的嫔妃,衹能葬在这大床上,下面的机关我完全不知道,无法开放,所以我特别找你来合作。”

“放心,我有工具。”

庄千手取出各种工具,开始挖开天窗。

他很谨慎,生怕有甚机关暗算。蓉儿看着他的那熟练的手艺,不由佩服得连连夸奖︰“不愧天下第一高手,我真的没有找错人。”

庄千手足足弄了一个时辰,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终于听见他大叫一声︰“可以打开了!”

“相公小心,曹操诡计多端”

“放心,我已经检查过了,这下面并没有机关。”

这个天窗是由一块巨大的软玉所雕成,庄千手刚刚搬起软玉,衹见一团蓝色的烟突然冒起,庄千手一时走避不及,吸了一口!

蓉儿一声尖叫!

“不是毒气。”庄千手立刻安慰蓉儿。

“不,这是‘天仙雾’,它比一般的毒气还可怕十倍!”

“天仙雾?从来没听过。”

“天仙雾是古天竺第一春药,曹操生前就是用天仙雾来玩弄不少的女人。”

“这种烟雾居然是春药?”庄千手有些疑惑︰“既是春药,你为甚说它比毒药还毒十倍?”

“女人闻了天仙雾,就会春情大发,贞妇也会变成蕩妇,可是,男人如果闻到‘天仙雾’,就会”

“就会死?可我现在好好的啊?”

“男人一闻,同样会性欲大作,不停地想跟女人性交,一但停止性交,就会全身血管爆裂而死!”

“甚?要不停性交?那岂不是精尽人亡?”

“对啊,所以对男人来说,闻了天仙雾肯定是死路一条,而不管哪一种死法,都很恐怖!”

庄千手有些不信,可是不一会儿,衹觉得全身发热,一张脸马上变成红紫

“糟了!你吸得太多了,这快就发作了?”蓉儿一边说着,一边飞快脱去自己的衣服。

“蓉儿?你这是干甚?”

“相公,如果我不跟你你就要血管爆裂而死了!”蓉儿脱完自己衣服,立刻又去剥庄千手的衣服。

“可是,”庄千手苦笑︰“我不可能无休止地性交啊!我还是难逃一死啊!”

“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啊!总比血管爆裂而死好啊,能拖一时是一时,不要拖延了!你看你的东西!”

庄千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那玩意已经膨胀了三倍粗,彷佛一个大棒锤似的,而且看起来还在膨胀。看那样子,似乎不性交真的会爆炸了。

庄千手立刻把那东西塞进了蓉儿的洞中,蓉儿忍不住惨叫起来!

“怎回事?”

“你的东西太粗了!”蓉儿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们女人不是喜欢粗吗?”庄千手忍不住捧着她的脸,甜蜜地一吻。

“你呀!”蓉儿一脸绯红,打了他一下︰“死到临头,还是口花花?难道你不怕死吗?”

“不是不怕死,而是我想到一个不死的方法。”

“甚方法?”
与拘牲交网站>
“你不是说衹有性交才能保命吗?我现在插在里面,衹要我不抽动,就不会射精,这样我们就可以无限制地一直保持性交状态,我就不会死了,等到毒性排除”

“对!”蓉儿大叫︰“衹要三天三夜,天仙雾就自动消失,你亦可以活命了!”

二人兴奋地亲吻着,两条舌就像两条小蛇缠在一起。

庄千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一直向下滑去

“唔唔”蓉儿的呻吟开始响了起来

“蓉儿,你里面好像在动,在收缩?好紧!”

“不是我收缩,而是你那个太粗,产生快感,它不好了它又收缩了好舒服好紧相公,你顶得我的花心全开了”

庄千手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蓉儿,你的肌肉在收缩,摩擦我的使我也太快活我想抽动”

“不行,你一抽动,就会射出来!”

“可是,我全身血管好像虫子在爬!每块骨头好像蚂蚁在爬我不抽不行”

“相公,你一定要忍,为了你的性命,你一定要忍!”

庄千手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他这时才知道,性欲的发作是多可怕,明知道一抽动就有生命之危机,可是就是禁不住想抽动!

“不行了!你夹得我全身傥麻了我的灵魂出窍了好爽我啊忍不住了!”

庄千手的屁股不受控制地前后抽动!

“不要!相公,不能抽!你疯了?”蓉儿双手轻轻压住他的屁股,想克制他运动,可是男人的屁股的力气却非常大,不是女人的双手所能按住的!

“是的!我硬了!我宁愿舒服!不要命!”庄千手大叫,立刻疯地抽动了!就像一匹野马!

“啊!太爽了!好相公好哥哥你一抽我全身都散了太舒服了我喜欢你抽动”

蓉儿叫着,她的双手现在不是按住他的屁股,而是推动他的屁股前后运动,更用力地冲刺

“啊!好妹子!你推得太妙了!夹得太紧了!好姐姐小淫妇用力夹”

“哎哟好哥哥你插用力插插死小淫货小淫妇爱死你了用力抽快抽啊爽爽死了”

庄千手抱住她抽动了三百多下,二人的淫叫几乎震垮了墓穴就在此时,他忍不住喷射了!

究竟庄千手会不会惨死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疑冢风情》(三)

“天仙雾”,一个多优美的名字!其实它的名字应该叫作“魔鬼雾”比较恰当。

庄千手足足洩了三次,这才深深感到,这至猛至淫的春药是多可怕!

每次喷射之后,“天仙雾”立刻产生那可怕的药性,催动庄千手全身的性神经,在极短促的时间内,立刻冲到了最高峰。

普通人在这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迅速勃起,更不用说发洩三次了。

就算真的是超人,能够发洩三次,也早已精疲力竭,好像一条死蛇!可是庄千手在“天仙雾”的作用之下,简直像个色情狂人,一射即胀,一胀即射,那神经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四次!五次!六次!

可怕的喷射就像火山爆发一般,不可抑制!

每喷射一次,他就向死神靠近一步!蓉儿热泪长流,拼命摇曳着庄千手︰“相公,你一定要克制住!发动你全部意志力,不能再射了!”

庄千手极力用牙齿咬住嘴唇,已经咬出血来。

一粒粒豆大之汗珠布满他的额上!

“好!这一次我一定会忍住!”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情再稳定下来,实在,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喷射出来了!他相信自己应该可以克制欲念。

可惜他低沽了“天仙雾”的潜在威力。

第六次喷射刚刚结束,整个人还在虚脱阶段,从骨髓深处又奋生了新一波的骚动

“不好了,它又来了!”庄千手面色苍白地叫喊︰“它又向我全身漫延了!”

蓉儿紧紧搂抱着庄千手︰“再试一次看看,咬住牙,忍住它,相公,不能再射!”

庄千手彷佛面对毒蛇猛兽似地,惊慌失措地等待着它挨上来。

骨髓深处产生的骚动,很快扩散开来,冲入了血管,像一股汹涌澎湃的洪水,顺着血管向全身游走,侵蚀了每一根神经

“它又膨胀了!胀得好快!”

“糟了!我也感觉到了!迫得我好难受”蓉儿脸上涨红了。

洪水不停地上涨,很快淹没了他的大脑︰“蓉儿我又想抽动了”

“忍住啊!相公!你已经射了六次了!再射就没命了!”

蓉儿疯狂叫喊着,希望庄千手战胜春药。

庄千手的脑神经,就像汪洋大海中飘浮着的最后一块木板,他以为可以当作逃生工具,可是伸手一抓,连人带木板都沈入了大海深处

这是一片性欲的大海!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性欲的毒菌已经控制了他的整个大脑。

庄千手的眼中喷着火焰,从这对色迷迷的眼睛中望出去,他看见的是蓉儿俊俏的面庞,看见的是她裸露的白玉般的山峰,看见的是她一丝不挂的肉体

眼前这个绝色美女,这个天仙般的肉体,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无穷的诱惑

这种诱惑加上春药的威力,恨本不是庄千手一个凡夫俗子可以抵挡的。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冲动,推动他的屁股向前用力一挺。

“唔哦”蓉儿的鼻孔中立刻喷出了淫蕩的呻吟。

“蓉儿,你不能叫,你一叫我更加忍不住了”

“不行你不能动!你一动我全身舒服死了就不由自主地想叫”

“我也不想动可是你的洞内好像有一股吸力紧紧地吸住我想不向前推都不行啊”

“不是我想吸实在是你太大了在我的洞壁紧紧摩擦我洞内自然就会痉挛就会产生吸力哎哟!我又痉挛了”

蓉儿一张粉脸已经涨得通红,虽然是鬼魂,但是性爱的滋味,实在是连鬼魂也没法挡。

庄千手也感受到那种痉挛的滋味了,全身都产生了共鸣,那汹涌的洪水急速地向下面涌去

“来了,它又来了!”

庄千手大叫着,那种极度的快感,使他在剎那间忘掉了一切

他大吼一声,展开了最后一轮冲刺。

“啊!我不行了太爽了!”蓉儿大叫着,等待那最刺激的一刻!

“好!”庄千手大叫着︰“我射了!射!射死小妹妹!”

两人又紧紧抱在一超,达到极乐世界,陶醉在无底的深渊,快乐的深洞

许久,许久,蓉儿首先清醒过来,惊影院看大片人惶地说︰“第七次了!相公!”

庄千手喘息着︰“不行,我恨本无法抵抗这种可怕的春药!”

“怎办?”蓉儿痛苦地抱着千手︰“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庄千手哑口无言,他虽然是盗墓高手,却不是性爱高手,更不是医学高手,对付春药根本一筹莫展。

可是,一筹莫展的下场就是死亡!

“他奶奶的!”庄千手大吼一声︰“与其这样下流地脱精而死,我宁愿血管爆裂而死!”庄千手毅然推开了蓉儿!

“相公?”蓉儿害怕地望着他。

庄千手抓起衣服包裹住蓉儿的裸体︰“你不要诱惑我,或许我可以克制住,可以战胜‘天仙雾’”

二人相对,默默无言,观察着变化

“天仙雾”真是人间第一淫药,尽管它已经便得庄千手喷射了七次,可是药性一点也没有减退。

很快地,它又催动庄千手大脑中的性神经

庄千手开始膨胀了,变粗了

蓉儿看到他变粗的样子,止不住心头小鹿乱憧,急忙用双手遮住脸。

“蓉儿,你怎用手遮脸了?”

“我不敢看,一见到它粗大的样子,我我就想脱衣服!”

经过了七次性交,男人固然喫不消,女人的享受却是到达了顶峰,不管和哪个男人性交,都不能连续享受七次喷射的高潮,衹有在受到“天仙雾”迷惑之下才能做到。

所以,尽管蓉儿的理智知道性交等于在减少庄千手的生命,但是女性的生理本能却促使她巴不得有几十次的喷射。

庄千手也看着自己变得粗大

幸亏,现在他的东西已经拨出来了,没有放在蓉儿洞内,没有感受到诱惑的痉挛

可是,“天仙雾”的毒性早已入侵他的大脑,他闭上眼睛,眼前闪动的全是蓉儿刚才的裸体,他的身边不停地迥响着蓉儿刚才淫蕩的呼呻

似乎他的每一滴血液都浸透了春药

肉棒变粗、膨胀

性欲也在扩散,吞喫他的理智

“蓉儿,没用”庄千手慌张了︰“我虽然拨出来,可是心里却想插进去!”

“不,不能插进来!”

蓉儿急忙用双手掩住自己的洞口!她一定要救自己心爱的人!

可是,她的双手移到下面去掩住洞口,胸前双峰却更加挺拨地颤抖着

庄千手注视着山峰,感到下面已经硬得像铁棍了!

“蓉儿这天仙雾好厉害我真真没辨法我想插”

“相公!熬过了这一关,你就得救了!”蓉儿拚命叫喊着,一边向后退缩

庄千手的双脚已经不听指挥了,他一步一步向蓉儿逼近,笔直地挺起一杆枪

“相公!难道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你还想插?”

庄千手苦笑︰“我不想,可是下面这样它想啊!”

蓉儿看着庄千手的脸,看着他闪烁着疯狂欲望的眼睛,知道春药已完全发作了。

她跪下来了。

“相公,换一个洞口试试看!也许有奇迹产生。”

她张开嫣红的朱唇,轻轻地含住

“哦好舒服!”庄千手呻吟着!

“你不能舒服!舒服你又要射了!”

“蓉儿,我想到一个方法了!”庄千手大叫︰“你用牙齿咬!”

“甚?把它咬断?”

“不是咬断,是咬破,咬出血来!我感到疼痛,就可以压抑性欲了!”

蓉儿一想,很有道理。

她望了望已经涨成紫酱色的东西,虽然很舍不得,可还是狠心地咬了下去!

她的牙齿小心地找到旁边的皮,狠狠地咬!

鲜红的血流了她一口!

“怎样?相公,感受如何!”

“啊!不行!我还是很冲动!”

蓉儿吓一跳,再次狠狠地咬往破皮!咬!撕开!

“啊,好痛”庄千手的惨叫!

“怎样?相公,是不是好痛?”

“不是,我是好痛快,你咬得越用力,越狠,我反而觉得越爽!”

“完了!天仙雾已经完全侵入你的全身了!”她甚至把整段皮都咬了下来。

“好舒服啊!我要动了!我忍不住了!”

庄千手一边喊叫着,一边居然在蓉儿的口中抽动

蓉儿的樱桃小口几乎被胀破了!

庄千手喘着粗气,狠狠抽动

蓉儿的口中感到源源不断的热量源源不断的快感

她情不自禁用舌头挑拨着

“啊小妹妹你的舌头好厉害哥哥我太爽了,再弄!亲姐姐你把我弄成仙了”

庄千手的淫叫声,刺激起了蓉儿的兽性,她用两排牙齿轻咬住,当他抽动的时候,就好像两只梳子上下梳着

“啊爽死我了好姐姐浪货好淫妇你太会弄了哥哥我舒服完了我又要”

蓉儿急忙用朱唇紧紧包住

第八次喷射

“好哥哥你射在我口中也好舒服”

庄千手抱住蓉儿,深情一望︰“蓉儿,看起来,我已经逃不脱天仙雾的毒害了!死就死吧!反正你也是鬼,我也变成鬼好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蓉儿抱住庄千手,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庄千手再次抱住蓉儿,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动

下定了死的决心,他再也不吝啬自己的体力了,每一下都用尽力气,每一下都直达花心,蓉儿被插得双眼发直,一张小口疯狂地叫喊着,把天下最下流淫蕩的话都叫了出来,一直叫到嗓子哑了!

一次又一次喷射体内早已没精液,喷出来的是血!

不知喷射了多少次,庄千手突然发现自已巳离开躯体,变成鬼魂了。

他跟蓉儿找到了曹操的棺木,找到了那颗夜明珠!

喫了夜明珠,鬼魂就可以还阳,变成人。

但是,夜明珠衹有一颗,给谁喫呢?

庄千手要让给蓉儿喫,蓉儿要让给他喫,推来推去,夜明珠突然间掉在地上,摔成对半!

二鬼决定,一人吞一半!不知道会有甚效果?

皇天不负有情鬼,当他们吞喫了半颗明珠之后,不约而同都还阳成人了!

他们结成夫妻,在曹操的陵墓之上盖了一栋大房子,没钱用的时候就下去拿一颗珠宝过日子。

~终~影院看大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