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玄坤白灵传-片人与拘牲交

玄坤白灵传-片人与拘牲交
片人与拘牲交,夫人自大殿浮空而下,犹如天
仙降世,缓缓落入殿前广场之上。

  见此一幕,各个弟子眼中的敬畏之情更盛,那几个年少弟子的方阵中则多出
不少羡慕的目光。若是得掌门夫人亲自传授密法,少则三五年,多则可顶数十年
苦修!要知道凡人寿命不过百年,得密法相助不仅可以寿元大增,而且将来修行
更是一片坦途!

  只见掌门夫人玉手一擡,身形外自上而下浮现出一层白色光幕,而列在阵前
的第一名少女同时不由自主的浮身而起被吸入光幕之中。少女入门时日不长,并
不知传授密法是何等方式,突觉自己漂浮在空中,先是一惊,待没入掌门夫人的
光幕之后,又是一喜!待大约一刻锺后,少女再次自光幕浮身而出,此时少女的
脸上挂着丝毫掩饰不住的笑容。

  一名名少年弟子相继被召入光幕中,根据惯例,每名弟子传授密法的时间大
约半刻锺到两刻锺不等,每名弟子的灵根和修炼的功法不一,掌门夫人也会根据
不同的资质,传授不同的密法。而掌门本人,则会在夫人传授密法的同时向其他
弟子讲解立派心法《御灵心经》,作爲每次大考的固定收尾,待夫人传授完所有
密法后,整个仪式就正式宣告结束。

  在平常日月中,如果内外门想要获得类似的奖励,除非爲门派立下大功,否
则只有再等一甲子,寄希望与下一次的宗门大比取得好名次。

  演武大殿前掌门洪音寥寥,弟子无论长幼皆听得如癡如醉时光流逝恍若不知。
转眼间,只剩一名待传授密法的少年弟子,其身形也随着前一名弟子淡出光幕,
而慢慢没入掌门夫人的仙力当中。

  「弟子参见师娘!」那少年进入光幕后即单膝跪地拜服在地,只见眼前依旧
真气缭绕,纵使相隔尺许依旧不见掌门夫人凤白灵真容。

  「起来吧。」掌门夫人声若仙乐,短短数字应答,就令少年心神蕩漾,眼中
隐约泛出淫邪之芒。

  少年咧嘴一笑,起身向有若神女的师娘走去,一把扣住眼前之人的腰身,「
师娘~」

  要是光幕外弟子看到这一幕,肯定觉得这少年失心疯,敢对师娘不敬,怕是
剥皮抽筋都是轻了!少年埋头而下,只觉香软无比,不禁猛的吸入一口香气,脑
袋还在胸口胡乱磨蹭起来。但意外的是,掌门夫人并没有阻止少年的无理举动,
只由得少年在身后双手上下胡乱揉捏,肆意轻薄。

  「嘿嘿,师娘,这几天我想你想得好苦,快抱我起来。」少年撒娇似的一席
话语,擡头灿笑着望着师娘凤白灵。少年身高只齐师娘胸口之下,就算惦着脚也
只能勉强够到眼前完美之人的胸口。

  掌门夫人轻歎一声,俯身下去环住少年的臀部将其托至面前。这一幕如果出
现在凡世之中,恐怕所有人都会认爲是再正常不过的母子之间的亲密互动,可是
此刻正在万人的御灵演武广场之上,而这两人也断然不是母子!

  「师娘真乖~」少年师娘破影院看大片人开护体仙雾,盯着眼前如梦似幻的绝美的面容,
无比满足之情油然而起。

  若是有他人见到这美人的面孔,肯定会感歎这世上怎麽有这麽美丽的人!正
道是肌肤雪白如凝脂,峨眉委曲似柳岱,明目一颦勾人心,樱唇轻啓摄人魂。天
下俗人不能语之沈鱼羞花闭月,古今文士亦不忍题云裳月貌花容。纵是青史明君
断会因此祸国,亦是清纯少女定能因此怀春。千人千面,万人万美,集天地之精
华,合日月之灵气。

  那少年目光如织,一遍遍扫视着面前完美的面孔,只盯得那美人美眸微闪,
尽出现一丝娇羞。少年见此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眯着色迷迷的小眼睛瞥着两瓣
朱唇,淫虐之心大起。少年伸舌润了润自己略感干燥的嘴唇,做势就要吻向师娘
人。见状,掌门夫人赶忙闪头避开少年,慌忙道:「你师尊和数万弟子在外,怎
敢如此!」

  「看不到的。」少年两手空閑出来,扶住师娘一头青丝,生生将面孔掰向自
己,而后嘟嘴贴去。若是凤白灵运出亿万分之一的元气,就足以将这少年震得尸
骨无存!

  「冤孽……」凤白灵竟不运气躲避,任由少年将自己头颅掰过,见已避无可
避,只得闭眼迎上了少年的双唇。少年见师娘不再反抗,便更加肆无忌惮,伸出
舌头在师娘樱唇上来回舔舐,不时缩舌回口品尝,仿佛师娘唇上有什麽可口的糕
点;舔弄一番后,他将双唇整个贴上师娘的双唇,并发出滋滋的声音,淫猥的吮
吸起来。

  他吮吸片刻后再次伸出舌头舔弄师娘的双唇,弄得师娘的双唇上晶莹剔透,
如此反複数次,少年似乎依然意犹未尽,双手将师娘一头美发向后一拉,师娘只
得顺势仰头望起。而少年干脆扭动腰身,双腿整个跨在师娘高耸的双峰之上,任
由师娘双手稳稳的托起自己的臀部。

  略微调整了一下身位,少年满意的再次向师娘的双唇俯去。这次少年张开大
口,想要一口将师娘的双唇含入口中。不过由于两人体型差距比较大,少年并不
能一口含下少妇的双唇,只得含住部分忘情的吮吸起来。

  少年一时吮得不能自己,两眼都直将将发白,而嘴上的攻势愈发伶俐,仿佛
要将师娘的双唇吸进自己的肚裏才罢休。如此吸完了再舔,舔完了再吻,而后再
吻再吸。几番过去仍不罢休。突然师娘再次闪开,低声开口,声若蚊蝇,「已过
去一刻锺,我送你出去。」

  「师娘别急,再拖延一刻锺也无事。」凤白灵正还想说什麽,少年却一手握
住师娘的脸颊,继续狠狠的吻下了去,这次他将舌头伸入檀口搅拌,搅出口中香
气弥漫,别人不知,少年却知之甚多,师娘的香津,吸一口,即可让凡人延寿十
年!

  凤白灵用香舌顶出小舌,怕伤着那少年,丝毫不敢动用体内玄力。仙顔凝色,
月眉轻皱,嗔道:「你可知分寸,若是被你师尊知晓,定然饶不了你!」

  「我有自知之明,放我下来吧。」凤白灵闻言,运转玄力将少与拘牲交网站放下,护体
仙雾重新笼罩全身,仙雾内的绝美容顔重新恢複了甯静。

  凤白灵正要送少年出去,那少年眼中邪光一闪,有了新的主意。小袖一甩,
双手背到身后,眯着小眼笑道:「师娘,将仙雾散去,褪尽衣衫,亵衣亵裤也不
能留。」

  「我已尽数依你,爲何非得如此!」凤白灵千年修行,本早已超脱凡情,此
刻罕见动怒,引得体内玄气紊乱,道心不稳。

  少年面色一沈,沈声道:「那师娘今日是断定不听我言,要送我出去了?我
若就不肯出去,师娘你又能耐我何?」

  凤白灵身躯微微一颤,道:「今夜三更,我去寻你,随你心愿。」

  「不必等到那时。一刻锺内,取出我元阳,自可送我出去。师娘,速速脱衣。」
少年见师娘不作答,仰头轻笑一声,擡袖理了理衣衫,不急不徐歎道:「哎呀—
—若是一刻锺内无法让我元阳外洩,我会做出何事,我亦不自知。待师尊破去这
玄力壁障,在数万同门面前,师娘要如何自处?」

  凤白灵美眸黯淡,心念一动,散去护体仙雾,身上衣罩自动解开,轻飘飘落
在地面上。无暇的玉体若仙玉雕成,美轮美奂。玉体光华外洩,立在少年身前,
不禁让他想要上前膜拜。强行按奈住体敬畏之心,少年引导着体内暴走的欲念,
操纵着贪婪的目光在玉体上肆意游走。他立在原地强作镇定,淫笑道:「师娘,
时间不多了啊,还等什麽?莫非师娘想静待一刻锺,让仙体被数万同门瞻仰?」

  凤白灵向前踏出一步,轻擡玉手又骤然放下,曼妙红霞浮出玉肌,低声道:
「要我……如何做?」

  少年双手抱头,悠然道:「今日之事,按我刚刚所言,自然是全凭师娘做主。
我就人在这裏,师娘可要抓紧时间了。噢,当然,不能使用一丝玄力。」

  「罗永!你莫要逼我,那种事……我如何懂得!」

  「师娘才是莫要说笑,你我交媾不下数十次,你难道不懂?」

  凤白灵玉面泛红,目光躲向一旁,低声应道:「每次与你行那等事,我都将
五感封闭,现在……怎知该如何做。」

  罗永面露惊疑之色,哑然失笑道:「原来师娘每次竟将五感封闭,弟子今日
才知。不过……师娘与师尊成婚已逾数百年,难道不知男女之事?凭我年岁,同
门与我年纪相仿者知其奥妙者大有人在。说来也奇怪,若是师娘不知男女之事,
那雪儿师姐是从何处蹦跶出来?」

  凤白灵面露犹豫之色,缓缓道:「雪儿乃是我本家孤儿,并非我亲生骨血。
我与你师尊,一心修道,并无男女之事。本打算飞升之前,与你师尊各留下一缕
元婴,孕育成道婴,将来延续宗门基业。今日我将此事告知你,是想你知,我凤
白灵一心向你,望你遵守诺言,替我保守秘密。」

  罗永闻言,暗道师娘心思缜密,表面上向自己吐露等隐秘之事,可暗地裏…
…若是罗永未得到那死去老者的影院看大片人玉简,想必也会被掌门夫人这一袭言语所打动。

  「师娘啊师娘,当我是十二三岁的小孩,那麽好骗?噢没错,我就是十三岁。」
罗永心中冷笑,表面上不动声色,挥手作出一副无奈状,「与师母的约定,我自
会遵守。我罗永亦非大奸大恶之辈,只是我本凡俗之躯,六根未净,无法超脱欲
念束缚。我亦知修道之人不该心存邪念,无奈师娘仙姿玉色,我心性不稳,无法
抗拒诱惑,否则心魔丛生,定将我反噬。」

  罗永低头猛歎一口气,「唉。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今日我便不爲难师娘。
还是我来引导师娘吧。」

  说完,罗永解开腰带,胯下阳秽之物骤然弹起,犹如毒龙出世,一柱擎天。
他抚摸了几下龟头,撚出马眼上一丝晶莹,笑道:「请师娘将此物含进口中,细
细品味,便可获得弟子之元阳。」

  凤白灵美眸中惊讶之色大显,「将此物含进口中?这如何使得?!此事断然
不可!」

  「师娘此前与我交合之时封闭五感,自是不知你已将弟子此物含过数次。弟
子想,既然弟子元阳对师娘有妙用,自然口服更好。」罗永表面做出恭敬状,耐
心向师娘解释。他心中冷笑更甚,若不是你所修功法,缺不得我这一味至纯元阳,
今日你会站在这裏与我好好说话?

  你修行千年,若当真不知男女之事,那你此前如何修行,是让师尊自赎,把
元阳装进玉瓶内送你饮用?那老者又爲何会绝精而亡?同门皆将你奉若天仙,你
唯独框骗不了我!哼哼,今日,我便陪你好好玩玩,揭穿你的真面目!

  罗永不动声色,继续说道:「弟子愚昧,修真一途举步维艰,唯有对这男女
之事稍有涉猎。男女之事,本是阴阳结合,天地道法自然,其中的妙处,弟子万
分想要让师娘好好体会。因弟子无他法孝敬师娘,唯有此等妙事想与师娘分享。」

  这少年言辞恳切,低头抱拳道:「还请师娘莫要辜负弟子一番美意,尽情品
咂弟子阳具,定会知道弟子所言非虚!至于其他美事,便由弟子日后慢慢教导师
娘体会。」

  凤白灵紧张之色渐缓,仙顔露出淡笑,柔声道:「罗永,师娘知晓你是诚心
孝敬,只是这当前情势,实在不便,若是今晚三更,师娘定然开放五感,好好品
尝你所说的妙处。」

  「今晚三更?可是……」罗永面露难色,跪俯在凤白灵玉足之前,悲声道:
「弟子……弟子修爲不足,怕是无法今夜三更,此时一心所念,便是将这阳具送
进师娘口中,还请师娘成全!」

  罗永做挠心痛苦状,「弟子刚想强压住欲念控制心魔,只觉心魔已然反噬,
就快就将我意识占据,到时候,到时候……啊!师娘!快,将弟子阳具含进口中!
弟子等不及了!」

  罗永敢如此妄爲,自有自保的依仗。他心中暗道,师娘,我今日便要看看,
你是真的不谙世事,一心修道,还是说,你是我们整个御灵宗内,最虚僞之人!
影院看大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