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存真者之牧场乱语·爆裂女神传说-片人与拘牲交

存真者之牧场乱语·爆裂女神传说-片人与拘牲交
片人与拘牲交眼睑上肯定涂了一点眼影,但我说不清那是什麽顔色。因爲此时我的心。全被她的明眸吸引进去了。甚至于她露出来的会吸引很多人的锁骨,我都视而不见。。当然三十年劳动者的本能让我艰难的恢複了神智。而且在单位的领导与我们老大寒暄之后还能故作轻松的对自己做了介绍。事业爲重,事业爲重,其实是我那微薄的薪水和惨遭蹂躏的钱包,让我不得不把心神从你的身上挪开……我和她肯定是没有缘分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欣赏的眼光多看几眼。
“戈主任走到哪了?”
“快了快了,也就这一两分锺,交通管制了,不过市区转过来的时候稍微还是有点堵”
等我彻底恢複了自己的神智之后,我们也等来了这次参观的主宾戈主任,当然,如果你称之爲戈工,他也会很高兴,这是一个有着深厚技术背景的专业官员。
当然就算一个人的级别到了省部级,而且拥有源源超越几倍的权利,可我们转头就和他不会有太多的联系,你也不会把他的一切看得很重,毕竟,今天过去,戈主任就和尹小姐一样,不会再我的生命中留下多少痕迹。

智人,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
日文写作人间。
英语读做Human。
我实在是太孤陋寡闻了,竟然到现在才知道这种生命是在牧场裏培育出来的。
这就是我们今天参观的瑞恩牧场带给我的知识,我才知道原来这种生命形式,现在一般都是在牧场裏培养长大的,从降生就一直在智能监控系统和饲养员的掌控之中,一直要成长到能够交配的程度才会发售到市场上。
等等,那种感觉有什麽事情不对的思想又从心底翻腾到脑海之上。当然转瞬之间又把它给忘记了。
虽然好像和自己从前的认知有一些沖突,但这有什麽重要呢?在这样一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再这样一个科技大发展的年代,知识不停的被创造被散布被传播,被更改,获取一些新的出人意料的知识并不能令人特别惊讶。
跟这些永远在日常生活中用不上最多能作爲一个谈资的知识相比,还是趁着参观的机会多看几眼小尹比较重要吧。不知道有没有跟大家说那个让我遭到闪电霹雳的美女,她现在正指引着我们在这个瑞恩牧场的人类饲养区域裏面进行参观。
尽管老马说尹小姐只在音乐上面有不亚于专业人士的水平,我看她在导游这个领域也是职业级的。
不管有什麽事甚至可以说神奇和自己常识抵触的感觉带来了一些不适,但是肯定是我以前太孤陋寡闻了,要知道世界那麽大,我不能到处去看看。毕竟钱包那麽小,不能去转转。
虽然这种违和的感觉一直萦绕着我,但是有什麽比一个美丽的姑娘在你面前更能吸引人注意力呢?
在捕获软妹子方面,我是一个非常生疏的选手,应该说我从来没有成功过,现在我才明白是爲了什麽,因爲我没有找对地方,我不应该在我身边去捕获那些软妹子,还是应该到牧场裏的。场裏面有着太多太多的软妹子,美丽,温柔,驯服,服从,可见我这方面的知识真是贫乏到了极点。
不知道项尹主持人这样的软妹子在哪裏可以……
去了
决定就是你啦!
然后我马上把这个念头又打消了。
我可是拥有我们民族优良传统品质的人啊,当然你或许不知道那个传统品质叫做贫穷。
所以爲了我贫瘠的钱包以及即将会实现,虽然已经半年都没有兑现的加薪的预期。我还是少想这些有的没的吧
欣赏牧场美丽的景色不好吗,欣赏主持人美丽的身影不好吗,期待一下牧场丰盛的晚宴不好吗?
当我们的老大去追随戈工看看这个美丽的牧场,欣赏一下主持人兼赏心悦目的魅力,我或许可以期待在参观结束之后可以从牧场的销售部买下一些质量有保证的産品?
“这回再招人,得从刚毕业的小孩那裏收几个文艺苗子。你看人家那主持人,一等一的大美女,再看我们办公室那些,哎,一比那就是十成十的丑八怪。”
“老马找的这个小孩真是不错,七分成绩也能给讲成十二分。还是以前没这样的思路,要不是来参观,谁能知道一个好主持人要这麽大的效果。”
接待单位瑞恩牧场的人在不断的介绍车这篇草场的各种情况,虽然这些数据我相信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修饰,草场也明显爲了迎接领导参观清理了一下,但是从大略上看,肯定底子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对我而言好。其实包括我们领导在内,甚至于包括那个戈工,大家都不会对那些文字信息太过于计较。能来这参观影院看大片人是表明了一种态度,表明了一种对牧场的支持态度。虽然我是真的不知道,原来软妹子是从牧场裏头培养出来,不过对于一个因爲办公室都忙于编数据而没人来陪参观给抓过来充数兼拎包的人而言,没有专业知识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当然是什麽并没有什麽重要的,就是蹭一次旅游吞一顿晚饭而已,重要的是戈工,戈主任。这样级别的领导怎麽想才是最重要的,参观之后能给牧场留下什麽政策支持,或者仅仅在别的会上提一两句,那都是相当大的好处。与之相比起来不要说我,就是我们老大的想法都并不重要。
牧场的生産经营能不能得到更多的支持?会不会有更好的待遇?能拿到什麽政策扶植?有没有低息贷款补贴?这些都得看领导的意思。
我只不过是一个路人,不用去替老马考虑,也不用操老戈的心,我就是一个在一边旁观,任何时候提起一点注意力都马上消散的人。
所以我刚刚结识的女神在围着矮矮胖胖,敦敦实实的戈公左右,柔声细语解释讲解牧场的设备,还得偶尔撒撒娇……
虽然有一些看不下去,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啊。
就好像牧场裏面那些穿着数码迷彩的农民工,他们还不如我呢,起码今天我不用干活,只要出眼睛看就行,而他们还得忙前忙后把那些牧场饲养的软妹子从这儿赶到那边,从那边赶到这边,然后拿着一些布,嗯,覆盖上去拂拭一下身体或者我,我有一些想法了,那个不草垛旁边的估计也不只是个大树,嗯,还是另一种迷彩覆盖了的设备啊,不过无所谓,反正我的知识也跟不上社会的发展,谁知道那是什麽装备呢,十几分锺之前我连人是怎麽培育出来的都不知道。
我是个无足重轻的人,我的想法并不重要。
甚至那些看上过得比我更加辛苦的人,感觉自己并不是最倒霉的人,而让自己心裏好受一些的念头也并不重要。
包括在参观之后能不能在牧场这买一些便宜货回去,这个对于爱占便宜的我来讲非常自然的念头也并不重要。
“各位领导这边走,下面我们就要到有轨运输系统这来做一个高层次的欣赏。”
参观的队伍转了一个方向,向着一个悬在空中的站点走去,小尹介绍说,我们可以坐上半空轨道悬挂的小车子,然后在半空之中慢慢欣赏整个牧场的风光,当然啦,这个东西估计最大的作用也就是给来访者们参观提供便利,其他的时间就算能用来监控牧场裏那些名爲软妹子的生物,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因爲我看周边穿着数码迷彩的农民工们已经工作得很辛苦啊,都已经身处牧场之中,何必再爬的高高的去看那些雌性,人一忙起来哪有什麽閑情逸緻,你看他们抖动那些幕布呀,好像造成一些撕裂了,哎,无所谓了,我又不能替他们干活。
“这个轨道系统是我们瑞恩牧场特别招标建设的,它大緻分爲三层,最底下的一层悬挂小车的地闆离地面两点五米高,可以用来投喂饲料,近距离观测生物生长状态;中层是最常用的,也是默认的轨道,它的观察小车地闆地面有3.5米,可以较好的观察地面的各种情况,而且作爲员工的一项福利,在整个牧场裏有将近20个站点,每一个站点都可以登上到这个停车单元,比如我们下面那些员工,如果干活累了,在需要回各个节点不想走的话,那就可以就近的爬上最近的站点,然后唤一个观察小车过来就可以到任何一个节点。而且我们中层的这个小车是全方位观测用的,它的上下左右都是透明的,可以全方位观赏牧场的风光。当然,它也有各种遮挡,你像天窗挡闆啦,窗帘啦,活动地闆了,都有,也可以全都关闭,打造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说实话,我当初参加选秀艺考之前也在这练过,基本上不会打扰到别人干活,当然,这也说明我的高音还不够通透;而最高层的这层离地面有将近6米,主要是作爲监控系统的巡视设备对整个牧场进行实时的监视,俗话说站得高望的远吗,牧场有任何突发事件都能通过这个监控系统得到及时的反馈。”
自己慢慢蹭到了队伍中后的位置,这样可以看女生比较全面,而且不用直勾勾的盯着人家,显得那麽色急的样子。也可以和身边那些工作人员打个招呼,微笑示意,你们可真够辛苦的,手裏面的幕布不停歇的持续的挥舞着,不知道有什麽作用,我看着他们这些工作感觉没有什麽意义。。
不过那些幕布上的景色倒是不错,上面的图像还能变动,大约是柔性显示材料?有时候还被掀起有时候又重合在一块,远山近水水灵灵的妹子,美丽的都让人头晕,或许那是所谓的柔性幕布,嗯,数字化的设备能够显示出这些员工想要出现的东西,不过我作爲一个普通的办事员,真的不理解这些设备与拘牲交网站的用处和他们身后的原理,我只知道这些穿着迷彩服的农民工们真的很辛苦唉,世界上有人活得比你还辛苦,这就能让心裏好受一些,虽然这种比较行爲也是毫无意义的,不过就像我现在去看女生一样,毫无意义的事情,有时也会让自己的感情欣慰一些。
虽然知道我的位置比较靠后,但显然我没有想到我几乎成了最后一个有轨观测系统的人。那些懒蛋,呃,老闆们,实在是太懒了,当然也可能是爲了做些私下的沟通,一个个都不準备继续游览了,于是本来只是靠后的我,还成了最后一个登上车子的人。
靠近办公区的有轨站点很没有创意的名字,唤做瑞恩之眼。这个有轨电车发车站竟然做成了摩天轮的样子,可以先在火车站升高到一定程度,然后在游曆整个农场的创意,我敢说啊,毫无用处。不过据说,这个系统的造价和去掉摩天轮只有转一圈的轨道造价相差无几,所以既然都一样,那麽就弄一个有点创意的事情吧,尽管这创意令人感觉也是兴趣缺缺。
轮到我得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去坐这个可容纳4个人的小仓了,也没有牧场的人随行,怎麽发车我都不清楚。好在并没有立刻发车,我先看了一下这个小观察仓的样子,真的得说没有创意,就是一个摩天轮的样式,只不过在最上面的挂鈎变成了一个自带小型动力的架梁。这个小观察窗的上下左右都是透明的,除了上面有个已经关闭的天窗之外你可以肆无忌惮的看到你周边的所有景色,包括那些在牧场裏面裸奔的软妹子。
原来这种美丽的生物在自然条件下是这样活动的,他们有的四足着地,愉悦的打滚,有的在农民工的驱动之下直立着散步着,有的则做出各种姿势,比如倚着大树把一条腿掰到头顶。看来在野外的情况下是没有什麽能以常识来理解的行动,幸好我可以在透明的观察窗裏不打扰他们就观察到各种景象。按照某种理论,如果你特别观察某种事物的话,你就会对他进行干扰,而我估计至少这种干扰会比较小吧。
观察小仓在牧场之眼的旋臂上一个接一个的擡升,旋转,我眼前的景色慢慢扩大起来,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牧场并没有扩大。视野範围好像就只有我来时就那一块,而且有很多地方出现的人会务幕布,上面的图像也更加怪异了,不过这有什麽关系呢?我现在的眼神已将全盯到了自己的脚下那个尹女神和戈工所在的大仓,因爲他们是第一个仓,在某种理论上,现在我这个最后一个反而成了他的邻居。
不过居住在大城市裏冷漠的生物们估计一辈子也不会看到邻居们的交配行爲,而我只和戈工当了15秒的邻居就看到了他的交配準备阶段。
果然如果你特别的关注一些事物,观察就会让你得到很不正常的结论。
如果他準备交配的对象不是美女主持人的话,那这个画面就不够好看了,可是交配的对象真的是那主持人,我的心就不太好看了。
大约是因爲领导后面的几辆观察小仓都几乎与他持平了,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首车的天窗并没有关闭,最后一个观察仓还是能够看到他的,透过那个没有关上的天窗窗帘我可以看到一个精緻的锁骨以及丰满的,圆润的两盏车灯被卸了出来,连衣裙就像一个包装着精美礼品的彩纸一样呗撕开,戈工戈主任非常宽厚的嘴唇在锁骨与肚脐之间精緻的皮肤上面仔细的清理着或许存在的汗水。
声音自然是没有的,因爲你不可能听到几十米外一个四际弥漫的呜咽的声音。不过估计就是在那头观察舱裏面也不可能听到什麽声音,那个主持人明显在忍受着,努力让自己的嘴巴不産生任何动静,它只是不停的晃动着头,看着盘起的头发有些松弛来顽皮的跳动着。
真想好好看看呢,趁着这个念头还没有像今天其他念头一样消失在九霄云外,我赶紧按下按钮调到了高层。你是观察小车就在离地六米的高处开始运行,这样就能更好的看到前面那个工程师和主持人了。不过看了几眼我的心思又开始扩散,真没什麽意思,在6米的距离上地面那些妹子好像都消失了一样看不见了,偶尔能看到穿着数码迷彩的民工还在股东幕布,可能有什麽含义,算了,我还是看看我的主持人吧。找到了观测小车的控制台,按了两下加速,很快的我的观察车就来到了首车的后上方。我赶紧把速度降下来,点击的噪声小了不少,耳边好像传来了什麽声音……
“什麽?是!放!继续释放!什麽?开始?什麽?切换?”
我估计当我们登上观察仓的同时,牧场也开始做了一些调整,跟那些软妹子有关的迷彩服们不再去照顾美丽的雌性,反而在轨道附近聚集了不少,不过我并没有注意这些,发动机多少还有一些噪音,我着急的看着眼下的景象,影院看大片人然并没有贴到观察窗的地闆上。我还是要维持一个……一个好像是偶然摁了按钮的操作人员的形象,尽管这样子能让我多了100多厘米的距离,不过也足够看到了。
就这麽短短一瞬就是美女的头发已经被完全打散了,披散在她的身上,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美人的头发几乎到腰而不是想象中的齐肩,而她也没有像刚才那样还抵抗了几下,仿佛已经得到了什麽承诺开始按工程师的要求,顺从的服从命令。
而戈工程师当然就持续的去掉那美女身上的武装了,而且,他肯定并不知道有一个人在在他头上两米多的地方爲他的行爲踌躇着,不知是应该说加油。还是应该说停止。
血液好像流得快了一些,毕竟这种画面并不经常的在我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事,我只好一边捂着鼻子不让鼻血流出来。一边看着大领导在眼前表演现实版的武打功夫片。那女主持人仿佛精神已经被打垮,一点反抗都没有,任由戈工程师把黑色的连衣裙内衬一点一点褪下出来,当然好像在这个视角上看我的小车我就不那麽明显了,我想说我并不是一个孙悟空啊,可大可小可隐身。
“别,痛……”
还是能听到一些隐约的声音的,我是该希望还是该痛恨顺风耳能力的觉醒?
我就在距离他们几米的上方,看着曾经憧憬的美人被一点点撕开了包装,现在小尹那一双娇嫩的玉足,被戈工宽大的嘴全含住了,吞吐几下之后又伸出的舌头肆无忌惮的侵犯着晶莹的小脚丫,而美女主持人脸上,清晰的泛起了潮红,
“啊…啊……用力……用力……不行了……太…痒了……嗯………”
戈工身高虽然还没小尹高,可是架不住人家身形魁伟啊,把美人双腿一掰,直接上嘴开啃那可爱的小猪蹄,一下子身形把主持人兼当有遮挡的严严实实,我只能隐约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嗯……坏死了你……讨厌……怎麽喜欢……人家那裏啊……嗯……”
“美人……快摸摸……我……我要……”
被几乎对折了的美女伸出双臂环住了戈工,也难爲她能把自己折叠上去的双腿连同一个汽油桶一般的身形都抱住。
“小妞你好诱人~~唔……舌头好软~~唔……唔……”
虽然那小脚丫很好看,不过亲完小脚再亲嘴的行动顺序还是让我这个理工科出身感觉不是最优解。
可是老夫连个可行解都没搞定啊!
戈主任把导游弄得青丝四散,把她擡到座位上,顺势跪到了小尹的两腿间,又猛地探头吞噬了那仙人洞,接着把尹小姐的两条玉腿一左一右扛在了肩上,占了起来,然后俯下身,两手撑在小尹娇躯两边,用狼牙棒棒顶在小美人的妙穴口上,随后腰部往前用力一送,那肉棒便“吱”的一声直插到底。
我不禁口干舌燥,目不转睛,血沖到头顶,嘴裏几乎要喷出火来
“哦……轻……轻点……哦……痛……嗯……不要……嗯……轻……嗯……啊……”
娇小的身躯被主任那宽厚的身体压在身下,美腿也被扛在肩上,幸好从上面看不特别真切
“唔……好爽……对……对……就是那……力道正好……啊……舒服……真舒服……唔……啊……”
人虽然胖,但是运动频率可是非常快
“嗯……哦……对……就……这样……慢点……好……好舒服……呢……哦……嗯……”
壮壮的工程师用力拍了一下美丽导游的俏臀
“怎麽样……有劲不……再夹紧一点……对……使劲夹……”
“好有劲……好爽…好深…好麻……呜……来了……来了…啊…啊…啊……………”
我不得不把眼睛拔出纳小车,看看四周。牧场挺大的,现在这块已经没太多数目了,就是草场都有的地方稀疏有的地方浓茂,不过,迷彩服民工们比刚才更多了,难道是来割草的?
希望他们不会欣赏到我能看到的美好景色。
“最大剂量释放。预备。开始!”
我已经把目光转回,那潮红的美体与血红的汗体,然后,那小车一下子变蓝了
仿佛几百道闪电一下子在小车裏面游行
然后戈工就和前苏联一样分裂了
戈工戈主任,又名戈尔巴?
美女小尹倒还能行动,那环着敦实身躯的双手一下子拎出来戈工全套的骨架,戈工的肉体分成了几块落在了地上
只是那骨骼仿佛还不知道已经独立了,又或许是最后残存的动作,也可能是遭到电击的反应,还在徒劳的向着美女沖刺
“结束,快,快结束!”
耳边传来什麽声音?影院看大片人